您所在位置:海南视窗 > 房产 > 正文
“聚龙小镇现象”:社区治理和城镇化建设新启示
时间:2018-04-10 17:11:09 来源:海南视窗 评论

  四年前,工作在北京(楼盘)的李文斌为了给父母寻找康养之地,第一次来到福建省泉州(楼盘)市,注意到了聚龙小镇。

  “走进聚龙小镇,我被这里的绿化环境吸引住了。”李文斌坦诚,当初看到聚龙小镇打出“小镇没有陌生”、“我们都是一家人”这样的宣传语,并没有放在心上,“不过是开发商卖房的口号”。

  和李文斌一样,许多初到聚龙小镇的人并未对这里的邻里文化抱有希望。但如今,他们中的许多人已成为小镇一员。四年后,再谈起聚龙小镇时,李文斌已做好扎根的准备。

  “前段时间在办工作交接,明年把女儿接过来上学。”李文斌说。

  聚龙小镇创建于2007年3月。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单位,而是位于惠安县黄塘镇的大型综合社区。与其他项目一样,聚龙小镇在创建前期和开发过程中,也曾以房地产为驱动。不同的是,聚龙小镇通过倡导和培育邻里文化,在社区形成了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和与人为善的民风。

  如何在快速的城镇化进程中建设文明和谐的社区?如何在乡村振兴中建设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的新农村?“聚龙小镇现象”值得思考。

  网红小镇

  改革开放40年以来,我国经历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城镇化进程。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城镇人口从1978年的1.7亿人上升至2015年的7.7亿人。到2020年,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60%,城镇人口将达8.5亿人,高于美国和欧盟的人口总和。

  城镇化的快速推进产生大量新市民,如何实现良好的社区治理一直是难题。近年来,在我国社区治理实践的发展过程中,各地的业委会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业主们通过业委会进行社区自治,一定程度上维系了社区稳定。但是,业委会在成立和运作过程中也面临诸多问题,诸如邻里关系淡漠、文明和谐社区创建难等均有待破题。

  2017年11月底,成都市首家社区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在苏坡街道清江社区成立。据了解,这是全国首个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试点社区,将监督业委会履行职责、业主和物业服务机构依法履约。如存在业委会不作为、业主损害小区公共利益、物业服务企业管理不到位等问题,都将被环境和物业管理委员会约谈监督整改。

  在探索社区治理制约和监督机制的同时,聚龙小镇在另一条社区治理道路上走过了11年——倡导和培育邻里文化。2018年3月31日,聚龙小镇创镇11周年。为庆祝这一重要日子,小镇居民纷纷放下工作,从四面八方赶来,当日晚上齐聚聚龙邻里中心。台上,是自编自导的文艺表演;台下,是30多桌宴席、近5000人举杯互道“家人好”……

  这是聚龙小镇以邻里文化维系社区治理的一个场景。每到逢年过节,小镇都会举办大型邻里宴。来自五湖四海的业主,每家都会贡献出拿手菜,在广场一起用餐。

  “我们的理念很朴实。生态环境是小镇的生命力,要通过培育邻里文化挑战没有人情味的都市生活圈。”聚龙小镇总经理郭振辉表示。

  作为大型社区,聚龙小镇在社区治理过程中并未成立业主委员会,而是依靠开发商、物业服务企业和业主共同签订的“文明公约”实现自治。“聚龙小镇拒绝炒房团,也不是谁有钱就可以成为业主,但必须签下这份‘文明公约’。”郭振辉表示,“文明公约”内容简单朴实,“比如前三条是‘见面主动微笑问好’、‘邻里之间互相帮助、尊老爱幼’、‘尊重他人劳动,步行中不吸烟、不吃零食、不乱吐痰、不乱丢垃圾,人过地净、自觉环保’。”

  此外,聚龙小镇还推出了不设收银员和摄像头的“信用良品店”无人超市,仅在出口处放置了透明的收银台和用于记录“赊账”的小黑板,付钱找零完全自助。据介绍,这个“开放式”超市开业至今,实现了零失窃、零缺款。

  在这样的环境下,聚龙小镇通过“家文化”塑造邻里亲情,吸引了来自8个国家和我国所有省级行政区的7000多户业主落户安居。

  从房地产驱动到多元化发展

  从以房地产为驱动到通过倡导和培育邻里文化形成良性的社区自治,经过多年发展,聚龙小镇因浓厚和谐的邻里关系与丰富的社区文化,被认为是国内文旅地产“四大神盘”之一。

  在有限的土地和规划中,房地产驱动模式已不能长久支撑小镇发展。为此,聚龙小镇近年来开启了多元化的发展之路,并逐渐形成居住养生、文教商务、运动、休闲旅游等多样业态。

  在发展特色教育方面,聚龙小镇在2011年创建了泉州聚龙外国语学校。学校十分重视国学教育,专门开设有国学试验班;目前共有教学班79个,在校学生3600人,生源主要来自泉州及莆田(楼盘)、厦门(楼盘)等地,还有部分来自浙、粤等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以及泰、缅、菲等国家。

  “11年来,小镇举办了几十场传统文化讲座、论坛和分享会,还有日常的经典诵读活动。我们倡导亲情式邻里关系和亲情式物业服务,都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中。‘信用良品店’无人超市体现的也是‘君子慎独’的儒家文化理念。”郭振辉说,聚龙小镇在建设过程中通过发扬优秀的传统文化精神,逐步构建起邻里的文化关系。

  除了特色教育,聚龙小镇近年来还大力发展休闲旅游和会展商务等业态。目前,小镇内已有两家酒店投入运营,可满足来此旅游度假人群的需求。聚龙邻里中心也已建成,可容纳5000人的大型邻里宴、婚宴庆典、大型文艺演出和商务会议等。

 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,聚龙小镇目前还在推广聚龙驿站项目。该项目计划在全国旅游度假目的地开发至少50家聚龙驿站,推行基于聚龙文化的生活方式,进一步提升旅游行业的服务品质,落地全系出行服务,涵盖住宿、餐饮、交通、在地体验、度假休闲、导游领队等,满足出行全时段的服务内容。

  对于当前聚龙小镇的经营状况,郭振辉坦言“并不怎么盈利”。他表示,聚龙小镇并非传统的商业开发项目,而是一座家园——让居民邻里相望的家园。社区治理最终通过自我管理、自我教育和自我服务来实现。对于聚龙小镇的经济支撑,郭振辉说,未来物业费、停车费以及体育中心和外国语学校的盈利收入,大部分将投入小镇建设。

  探寻新型城镇化

  国家在快速推进新型城镇化的今天,也正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。如何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建设文明和谐的社区,如何在乡村振兴过程中建设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的新农村,成为当前的重要课题。聚龙小镇所在的位置曾是惠安县最贫瘠、最穷困的地方,而如今,它为这一区域注入了新的发展活力,带动了周边旅游发展和生活配套的完善。因此,聚龙小镇成功的开发建设和社区治理经验,对于新型城镇化发展与乡村振兴亦有借鉴意义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守英认为,只有尊重“人”、让“人”真正融入城镇生活、参与到城镇发育的城镇化,才能避免薄弱的公共空间治理方式。他认为,通常从底层“生长”出来的城镇更具长远性、要素配置更合理,公共空间也有严谨的治理秩序,“比如聚龙小镇的‘文明公约’。”

  未来城镇如何“生长”出来?刘守英表示,期待聚龙小镇为中国城镇化模式提供新思路,提供与目前“从大城市到特色小镇再到美丽乡村”这一常规路径不同的城镇化模式。“小镇发展最重要的是其独特性与多样性,多元共存才是美,参差多态才是幸福本源。”刘守英说。

 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刘建军认为,聚龙小镇既有田园式熟人社会的特点,又有现代式公共治理的理念。

  “如果社区将居民公约或议事规则在入住前讨论并制定起来,日后治理成本很低。不同的制度起点决定不同的治理水平与质量。”刘建军说。

编辑:增新旺

分享到:
0
相关新闻
编辑推荐
综合热点 更多 >>
科技综合 更多 >>
娱乐综合 更多 >>
栏目最新 更多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