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位置:海南视窗 > 教育 > 正文
大学副教授带病母上课4年 校方:既不支持也不反对
时间:2017-09-22 12:59:41 来源:北京青年报 评论

大学副教授带病母上课4年 学生表示:理解

胡鸣85岁的母亲在课堂上打盹儿

大学副教授带病母上课4年 学生表示:理解

胡鸣在课堂上讲授“博弈论”

近日,微博上几张贵州大学老师带着年迈母亲上课的照片引起热议。照片中,老人坐在教室的后排,时而打盹儿,时而看着前方。老师在讲台授课,学生像往常一样正常听讲,似乎没有被老人影响。记者了解到,这位老师是贵州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胡鸣,照片中的老人,正是他85岁的母亲,患有老年痴呆症,目前只认识自己的儿子,并且对儿子寸步不离。

事件

带老年痴呆母亲上课

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新生小王在上“博弈论”时,猛然发现后排坐了一位头发花白、戴着红帽子的老奶奶,周围人正对这位“特殊同学”的身份进行议论,有的说是退休老教授,有的说是某位同学的亲人,还有的说是老年博弈论爱好者。后来小王才知道,这个老太太是讲授这门课的老师——胡鸣的母亲。

老太太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,胡老师走到哪她就跟到哪,胡老师只能带“痴母”上课。看到老师这样孝顺,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学游子,对自己妈妈的思念之情油然而生。胡老师还没正式讲课,学生都报以掌声。

胡鸣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自从2010年父亲脑溢血去世之后,2011年母亲的老年痴呆症状就逐渐显现出来,虽然家中还有一个姐姐、两个妹妹,但母亲只认胡鸣一个人,从那时起,便一刻都不能离开儿子。

“后来母亲的症状严重到拿洗洁精当饮料喝,糖、盐和洗衣粉已经分不清楚。”胡鸣说。从4年前开始,胡鸣上课时就带着母亲,“她离不开我,而且也总让人担心,索性带到课堂了”。胡鸣说,母亲能在他目光所及之处,他反而能更心无旁骛地讲课。

据课堂学生反映,在上课的过程中,老人很安静,或是小憩或是“听课”,从没影响过学生上课,“如果不是坐在她旁边,就感受不到她的存在”。一开始也有学生感到惊讶,但是每次上课之前,胡鸣都会给学生做好解释工作,他说得恳切,学生也表示理解。

校方

既不支持也不反对

对于胡鸣的举动,贵州大学经济学院的相关老师表示,胡鸣的举动确实感人,胡鸣的家庭情况特殊,学院略有了解,但对于这件事学院的态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对。只要不影响教学,学生们没有意见就可以,如果有需要,学院也会尽可能地给胡老师提供一些帮助。“站在学生的角度,我们表示不支持,因为毕竟这是课堂,课堂有课堂的管理制度。但站在胡老师的角度,我们表示不反对,因为这也是胡老师的无奈之举”。

一位与胡鸣有10年交情的老师说,胡鸣不仅孝顺父母,在教书方面也精益求精,有一次去他家做客,胡老师正在备课,由于患病母亲总是“闲不住”,满屋子来回转,胡老师就拿着书本,跟在母亲身后,生怕她出一点事。“我们两家住得很近,我散步时碰见胡老师,总是能看见他的母亲在旁边”,据这位老师介绍,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时间,胡鸣99%的时间都陪在母亲身边。

热议

很多人点赞也有人不理解

胡鸣的事迹传开之后,不少人为胡鸣的孝心“点赞”。有网友说胡老师是“为人师表,言传身教”,也有人评论说“你养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,为人师表,孝道为先,为孝顺德高的大学老师点赞!”

同时也有网友发表自己的不解:“高校老师带母亲上课难道不影响上课质量吗?孝心难能可贵,但教学是老师的第一要务”,“一个大学教授难道连保姆都请不起吗?”

针对网上的争议,胡鸣回应说,这是因为家庭特殊困难的无奈之举。作为教师,他不是经济上困难请不起看护,只是因为痴呆的母亲特别依恋自己的儿子,几分钟不见儿子就担惊受怕。作为经济学老师,他教授的是经济学知识,而不是“尽孝课程”。但学生确实通过事件本身感受到了这种“言传身教”。

对话

胡鸣:只为让老娘在我目光所及处

北青报:85岁的老人每天跟您上课,身体吃得消吗?

胡鸣:我老娘身体硬朗得很,目前只是被查出有老年痴呆症,没有其他并发症。我们家住4楼,每次她爬上来连口粗气都不会喘,有时还可以帮我拎一些东西。而且我家离学校只有几分钟的路程,在学校上课的教室最高不超过五楼,所以这些对老太太来说都不是问题。我今年58岁了,有时候脑部会感觉供血不足,老太太反而一点事都没有。

北青报:老人平时病情的表现是什么样的?在您课堂上坐得住吗?一节课50分钟她能像其他学生一样坚持下来吗?

胡鸣:说起这事特别有意思,我老娘虽然脑子不清楚,但是在家里从来都闲不住,时而扫扫地,时而刷刷碗。因为年轻时习惯了干活,现在让她歇着就难受。

我常跟她说您坐下来休息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,但她就是停不下来。我把家里的柜子都上锁了,她还是没事就翻东西,这让我很苦恼,有时候整理就需要一天时间。

当她跟我到了我的课堂上反而老实了起来,有时候打打盹儿,有时候也看着我听听课,她也愿意跟我来上课,看到身边有这么多同学她很高兴。我对她讲我要讲课,让她不要乱动,她特别听话。她坐在那坚持50分钟不说话不动没有问题,课间时间我会领着她在校园走走。

北青报:老人不能交给姊妹照顾一下吗?有没有考虑为老人请个保姆?

胡鸣:这些办法不是没有想过,但是老娘现在只认我这一个儿子,和女儿们在网上视频时都一直问她们是谁。保姆以前不是没找过,但现在我走到哪老娘跟到哪,保姆都追不上她。

现在家里所有人对老娘的评价都是“照顾不了”。她现在特别粘人,我去洗个澡,让她在门口等着,她没过几分钟就会敲门问我在干什么。我洗澡用10分钟,要跟老娘说10次“我在洗澡”她才能放心。我已经五年没有去澡堂洗过澡了,我有时让孩子过来帮着照看一下奶奶,但老娘根本不跟别人。

北青报:除了带老人上课,你还想过其他的办法吗?

胡鸣:确实没有其他办法。我今年58岁,还没到退休年龄,所以没办法办理退休专门照顾老娘。而且作为一名大学教授,我在其位就要谋其政,课程也不能落下。同时我也不能辞职去照顾她,前些年,为了让母亲住得更舒服一些,把房子好好装修了一下,花了不少钱,现在仍在还债中。

其实带老娘上课,是为了让她在我的视线所及范围之内,因为现在她离不开我,我也不放心她,她安静地坐在教室某个角落,我上起课来反而更不容易分心。

在别人看来,母亲患有老年痴呆,但在我看来,她仍然是慈母。有时候想想,都这么大岁数了母亲依然健在,就倍感幸运。我领她去医院看过,医生给开了一些药,只能延缓脑细胞的死亡时间,但不能根治,我愿我的余生都陪老娘度过。

本版文/见习记者 刘婧

编辑:增新旺

分享到:
0
相关新闻
编辑推荐
综合热点 更多 >>
科技综合 更多 >>
娱乐综合 更多 >>
栏目最新 更多 >>